無論是演講、演出,是第一次都會緊張。

如果您要問我:「老師,那您現正會緊張嗎?」我的回答會是:「有充足的準備,每一次上台都是一種機會與肯定;您要先享受,才能散播出您要傳遞的東西。」

從緊張到享受是一個很大的轉變過程

「必須十足的練習」、「知道要傳達的觀眾年齡群為何」、「演講或演出需要 120 分以上的練習」;分享自己親身的例子:通常我個人演講是不準備講稿的,但會親自 PPT 製作,在製作前會為來的觀眾年齡擬定大綱,無論是 3 小時的演講,或是 70 幾面以上的 PPT 我是直接講。與別人相反的是,我看小抄或有提示,反而會吃螺絲。自己必須了解自己的「屬性」,你才知道上台你要怎麼準備。

在校學生與成為出社會後上台的心情

很多音樂班的學生,已經把每學期初與末要上台成為一種習慣、恐懼、結果、不得不、必需要、又來了的感覺。這些感覺沒有不好,只是您把它當成一個「事件」在做,甚不可能去「享受」您的演奏。

而非音樂班、或是愛好音樂的人士、或不只針對音樂人,只要有上台,無論是年紀大小,都會成為一種緊張、害怕、腦筋空白、手腳冒汗、講話變快、焦慮、忘譜、忘詞等。從心理反應,外部表情也會不自然。更不用講「享受」了。

對於我們出社會後,是「珍惜」每一次上台的機會,來自於它不是制式的,也抑或是受邀者對您的肯定,當有這種「態度」後,又加上在校期間的磨鍊,您才有辦法成為「享受」。

您自己都不知道您在講什麼了?誰能理解?
您自己都不知道上台演完什麼了?誰能感動?
「樂器」只是代替學習的一種「態度」,表演、比賽、演出、演講、結果絕對不是只有「成績」。

愛和恐懼是對立的情緒,卻是相同的反應

神經系統會刺激腎上腺素(adrenaline)和正腎上腺素(noradrenaline)進入血液,會造成心律加速、肌肉震顫、胃血增流至肌肉,引起噁心、緊張、腦筋空白等。
但如果控制得當,這些賀爾蒙能提升注意力、增加強肌肉反應協調、就可以擁有更好的表現。
過多的話則會造成損害、增加焦慮和恐慌、記憶力喪失、和製造更多的壓力。

來自童年創傷

醫學實驗、及心理學研究,我們對這些反應程度受到的遺傳,和經歷的環境因素等,複雜組合的影響,某些焦慮會部分是在母親懷胎時的就存在的,和孩童時期的刺激所留下的創傷、與恐懼。

更多的經驗能減小對於壓力的反應,心理學家和表演導師可以制定一些「應對機制」來面對個人的壓力。

靜下來,審視內心

「把恐懼視為一種正向的興奮狀態」,是「認知行為療法」。這些經歷童年創傷的人,「心理動力學(psychodynamic)」的研究是幫助他們、檢視自己、去思考自己,「我的感覺是什麼、我該怎麼做?」。

因為症狀因人而異,稱為個案。「這些方式要取決於你的症狀、病因、和對你的意義是什麼、與你個人的特殊經歷。」

更細膩的背譜與了解演講的結果呈現

確定用這些來對付壓力的常見思維與過程。有些人偏向身體方面,如:控制自己的呼吸和踏步、有的人藉著於食物,如:香蕉、巧克力…等。有些人則回溯自己過往成功的經驗鼓勵自己,每個人及每個年齡層適合的方法不一定相同。

大多數的人完全內化的方式達到放鬆狀態,是利用「敘事性」思維的途徑,也是最常見處理壓力的一種方式,需要將每一樣細節輸入到整個腦袋的記憶裡。

長久以來,對學生來說真正的學習,在面對這些還是無法逃避,只能在觀眾面前或是評審前才能進行。是種很殘酷的方法,一邊面臨分數關頭評鑑時,一邊學習處理心中的感受。

最重要的,對於展翅高飛的渴望

「成為專業人員的你,要把握任何在觀眾面前的機會。當中必定要經過無數的訓練,對自我身心的控制與了解、對言論保有高度的彈性、用自在舒服的方式、並且加上屬於自己的創意。最重要的是,保持在上台飛翔的熱情與渴望。」
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演奏組 101 級畢
國立政治大學科技與智慧財產研究所(智財組) 107 級
李嘉容 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