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多數的價值觀建立在曾經的事實或時代性的社會環境,成為主流價值觀必有其道理。其實每個人都需跟「不同時代」相處或妥協大半輩子;小時候,上一代我們家長和老師;邁向 20~40 歲時,大我們二十歲的人可能會是老闆、上司等。老年後,我們又需面對下一代,幫助我們處理生活。

因此下一代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,甚是成熟的定義。要做的是去陪伴著他們成長,但不強求或左右他們的選擇與結果。

「活出自己的善,成熟是對自己負責。」

盡可能傳達,要學會區分「價值觀」以及現今「事實」的辨別。因「事實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,價值觀不見得符合事實,並且改變得很慢。
如:「醫師、教師是個穩定的行業」曾經是事實,現在不是事實了,卻還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價值觀。個人認為所有職業只要「師字輩」「xxx長」、「xxx家」、背負的責任與重擔相對沉重,現今社會與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要避免把「錯誤的事實」灌輸在下一代身上,價值觀還是要說。

當我們強調自由與自我時,會有兩種狀況:

  1. 世界上給予我們選擇權、資訊量到達超量狀態,讓人不知道該往何處走。什麼是最困難的設計案?就是方向與範圍都不說,只給一句:我相信你會做好。
  2. 科技是基於人性:懶惰、享樂、延後死亡,基本人性這三點會更持續發展,當「基本需要」都被滿足了,就會越想更多,到頭來一切都將回歸到「人的本質,獸的慾望」。

未來的人類,我想不論虛擬或現實,本質上皆會回歸到原始時代人類,採集、探險、冒險、配對、嘗試、研究風格,變得更即時、速度更快,「任何事都要即時性的回饋」,滿足基本的懶惰、享樂、延後死亡三項基本人性後,將可能要更多更超量的程度。是與以往社會所不同的,而我們卻已經生活在這個跨界的時空,下一代甚是。
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演奏組 101 級畢
國立政治大學科技與智慧財產研究所(智財組) 107 級
李嘉容 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