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演奏組畢業深深了解即使只有一個觀眾也是要盡責任演出。

曾經有次在演出前,我最常用的一把樂器出了問題,我心裡很明白我無法完全駕馭它,可能有時會出「泛音」,(不應該出現)的聲音,當下只剩不到幾個小時就要演出了,且是獨奏會。心裡絕對是非常焦慮的,不安表現在臉上。眼淚在眼眶,情緒整個很崩潰,很想大罵發洩情緒,是的我似乎尖叫了一段時間,但立刻想怎麼辦?

後續馬上,我立刻一直練那個有問題的音,沒錯!我是一直練那個有問題的音,我在紀錄我用多少氣、指法怎麼改變按法,姿勢要怎麼按到那個音要如何維持,樂曲如何帶過吹出來它的(不應該出現)的音會比較少?

且立即打給朋友借一把樂器。在演出前送來,這麼做非常冒險,我不了解朋友樂器的屬性,每把樂器都有它的特色與優點,我也要一邊立刻上手。很明顯兩把樂器我要用的施力點與送氣的多寡完全不同。

要在能控制2把樂器下,即剛跟朋友拜託商借樂器後的感動心情後(學音樂都知道樂器是我們第二生命,要答應能借就該感到萬幸了),及加上上述所有問題時,妳的心情是緊張、不安、惶恐、擔心、複雜,但卻面對臺下的觀眾妳要表現出自然、穩定、享受、沒事、喜悅、享受。

要知道後續結果嗎?我穩穩的直接帶上去2把樂器,意思就是先挑明的讓觀眾知道,我自己的樂器可能隨時會有問題,當有問題時我會馬上換上換另一把繼續演奏。

但,演出當下,我完完全全沒用到第二把樂器,結束後很多人的疑問是我怎麼擺了2把樂器。不了解,或看到我上台前要大爆炸的人還會覺得,是太緊張太在意了嗎?

其實都不是,
是我已經練到可以控制(不應該出現的聲音)怎麼樣才可以正確出來,且不應該出現的聲音按什麼按鍵,樂器如何送它的長音才可以不在高頻。

而身為演出者對我自己而言,這並不是ㄧ場最好的演出,特別是對於雙簧樂器,我們要上臺原本就有要擔心的因素已經很多了,選竹片、音準、會不會積水等。

再加上臨時上面的因素,更不會讓觀眾知道;也不能說不演就不演;海報都貼了、單位都公告了,我想到演藝人員不過是如此,他們也是在努力的克服。

這些不會說出來,但一次又一次的,除了原本的技藝練就我的膽量,也讓我知道,身為一個演出者。你有再多的能力與實力,如果不懂的臨場反應,很可惜的。
小時候有很多機會稱為「學習」;長大只要有機會我們要知道「感恩」。